英国中医师学会

说明:今天是曹颖甫先生遇难80周年,在曹颖甫先生的故乡江苏江阴,举行了“2017年江阴国际经方会议暨曹颖甫遇难80周年纪念活动”,我们谨以此文深切悼念曹颖甫先生,并祝贺会议圆满成功。

 

江阴,是长江中下游地区的重要交通枢纽,也是当今中国最发达的县市之一。该地枕山负水,襟带三吴;物产丰富,人杰地灵;经济发达,文化繁荣;历代以来,英贤辈出,不胜枚数。春秋时期,江阴称延陵,是与孔子同时代的季子(季札)的封地,孔子曾再四赞之;战国时则曾是著名的战国四公子春申君的封地所在。明代正德年间宦官刘瑾专权,供职朝廷的江阴籍主事黄昭、御史贡安甫、史良佐皆不畏权势,当朝直谏,时人谓之“三忠”。魏忠贤专权时,江阴缪昌期、李应升等忠贞为国死谏,死于酷刑,被誉为“东林后七君子”。明末清初,江阴全城百姓在抗清三公的带领下,独守孤城八十一天(史称“江阴八十一日”)后,全城殉节,无一人投降。所以江阴,是中国历史上的英雄之城,江阴先贤们对于学问与道义的身体力行,勇于担当,不仅影响着历代江阴人民,亦且对于整个江南、对于中华民族文化与文明的传承与担当,功莫大焉。生于清末乱世的曹颖甫先生,也是这样一位江阴宿儒。

 

说曹先生是“宿儒”,因为他确实就出生在那个因为对汉人文化科技繁荣的忌讳而闭关锁国数百年,致使昔日繁荣昌盛、锦绣文明的中华大地最终呈现出一派“万马齐喑究可哀”的没落局面的清帝国时期。是生在那个因为军事政治文化科技保守落后,自1840年以来满清在一系列对外战争中一再战败,割让中国之大好河山,赔付国民之血汗银子,落得国也不国民不聊生之际的。

 

但是先生自幼接受传统文化的严格教育,幼习举子业,29岁以德才过人而“举孝廉”,后又入“南菁书院”,师从晚清经学大师黄以周。黄氏曾以治经之训诂考据方法研究医经,精通《伤寒》学。曹颖甫先生本自髫龄诵读《伤寒论》,13岁即以大承气汤救人获效,于仲景之学,识见信仰已初备焉;而得黄师之教益,更是勇猛精进,成为当时文人治医的代表人物之一。

 

先生既受最正统的传统文化之教育,亦终身坚守着中华民族“士”(君子)的操守。他对于经籍诗文,有着精深造诣,青年时期,其诗名即已响彻江南江北,撰著《汉乐府评注》、《梅花诗集》、《词集》、《气听斋诗集》等,在当时江浙沪文化学术界,有着很大的影响;但先生于离乱之世,虽才高八斗,绝不趋炎附势,不为斗米折腰。然孟河丁甘仁创办中医专门学校,欲延聘先生,犹意恐其不就;而先生曰“吾悯医道之失堕,贫病之苦厄耳”,欣然赴之,且于教职兢兢业业,此后还编著《伤寒发微》、《金匮发微》、《曹颖甫医案》等。如近代著名中医章次公、上海名医张伯萸、严苍山等,皆其门下弟子;而现代国医大师朱良春先生,则又出章次公先生门下也);其弟子姜佐景辑其验案百则(涉及太阳病、阳明病篇三十一方证,及太阳阳明传变及变证八种、《金匮要略》所述录之杂病七种)予以整理阐释,先生亲自加以述评,著成《经方实验录》一卷,意后续辑其二、三,然不意先生却横遭侵华日军之毒手而遇难,姜氏之工作,亦中道而废止,诚经方学界之大损失也。

 

《经方实验录》虽未竟其事,估计仅约略(常用)仲景经方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且临床极常用之柴胡剂、半夏剂等皆尚未涉及;然该书之入古出今,示人以经方医学理、事之不二,而深入浅出,明白晓畅,已然在民国以来的中医界经方界,发挥了极为重要的影响;很多初学者,藉此以入中医之门;因接受或使用经方获效,而建立起对中医临床的信心(我本人在初学针灸之后,就是因为本书的影响,而决意学习中医药学习经方的),不可谓不是为近现代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情况下,中医能够得以生存发展到今天发挥了重要作用。

 

曹颖甫先生,虽是一介书生,却是那个时代的中国人和中医人的良心和脊梁,他是江阴的骄傲,也是中国中医界和我们经方医学界永远飘拂的旗帜;今天,在曹颖甫先生的故乡,举行国际经方中医论坛并纪念曹颖甫先生遇难80周年,具有重大的意义。

 

黄煌教授多年来致力于中医经方医学的研究、临床应用和传播,对于中医界尤其是青年一代中医人传承经典、提高临床疗效,建立对中医的信心,复兴中医于当代,功莫大焉。感谢黄煌教授和江阴社会各界为此次大会所做的所有工作,我们应该学习曹颖甫先生的临床经验,传承他的经方学术;我们更应该继承曹颖甫先生的精神与风骨,为传承和弘扬中医经方医学与中华传统文化,为中医药和中医经方造福人类和子孙后代,做出我们这代人的贡献!

 

英国中医师学会成立十三年来,一直高举传统中医的大旗,用中华文明的历史自信,树立我们努力的方向,用中医文化的理论自信,建立中西医交流的平等平台,我们坚信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只要耕耘不息,就会有不断的进步。我们英国中医师学会全体同仁预祝会议圆满成功,祝福与会同道艺业精进,祝中医经方学繁荣昌盛,代代相传,更好地造福人类!

 

英国中医师学会全体同仁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