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dera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Practitioners

FTCMP

Author

admin

《英国中医》等荣获“海外中医健康文化作品”二等奖

近日,英国中医师学会(FTCMP.UK)的学术期刊《英国中医》、马伯英教授《中国医学文化史》、袁炳胜主任中医师篆刻作品及小楷《自题中医躬行录诗》等作品参加全球“海外中医健康文化作品”选评,成功获得二等奖、四等奖。 由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医药导报》社发起和主办,海外华人中医论坛和美国全美中医药学会协办的全球“海外中医健康文化作品”选评,收到全球16个国家100余件包括电影剧本、诗词、期刊、图书,视频、音频,篆刻、书法、绘画(包括油画)等内容和形式的作品,充分反应了海外中医近几十年发展历程和丰富内容,经过数月的征集和各界专家艺术家们的遴选,评出了包括来自美国电影国际合作有限公司、好莱坞著名导演田芬的电影剧本《神针》来自美国神经针灸研究院的郝吉顺院长的微电影《希望》、电视访谈《希望的神针》等优秀作品,入选的所有作品具有充分的代表性。 这次评选活动中,英国中医师学会袁炳胜主任中医师推荐的《英国中医》学术期刊、袁炳胜篆刻作品、陈赞育会长书法作品、袁炳胜《自题中医躬行录诗》等荣获二等奖;著名中医及中西医结合专家、中西医医学史专家马伯英教授《中国医学文化史》和旅居英国的作家唐金元创作的《追梦日不落》文学作品也荣获四等奖。 评选活动获奖作品揭晓后,由《中医药导报》和美国全美中医药学会合作,在“国际中医微信群”进行了获奖作品展播,并向各国中医微信群进行了转播。 (英国中医师学会 袁炳胜 供稿) (3)

难经札记二

八难 曰:寸口脉平而死者,何谓也? 然。诸十二经脉者,皆系于生气之原。所谓生气之原者,谓十二经之根本也,谓肾间动气也。此五藏六府之本,十二经脉之根,呼吸之门,三焦之原,一名守邪之神。故气者,人之根本也,根绝则茎叶枯矣。寸口脉平而死者,生气独绝于内也。 九难 曰:何以别知藏府之病耶? 然。数者府也,迟者藏也。数则为热,迟则为寒。诸阳为热,诸阴为寒。故以别知藏府之病也。 十难 曰:一脉为十变者,何谓也? 然。五邪刚柔相逢之意也。假令心脉急甚者,肝邪干心也。心脉微急者,胆邪干小肠也。心脉大甚者,心邪自干心也。心脉微大者,小肠邪自干小肠也。心脉缓甚者,脾邪干心也。心脉微缓者,胃邪干小肠也。心脉涩甚者,肺邪干心也。心脉微涩者,大肠邪干小肠也。心脉沉甚者,肾邪干心也。心脉微沉者,膀胱邪干小肠也。五藏各有刚柔邪?故令一脉辄变为十也。 (余类推。总之是脏腑刚柔阴阳,即成虚邪,实邪,微邪,贼邪,正邪。从生我者而来是虚邪,为父母,母令子虚;从我所生者而来为实邪,子令母实,为子孙;从我所胜者而来者,为微邪,为妻财;从我所不胜者而来者,为贼邪,克我者,为官鬼;从本方而来者为正邪,同气者,为兄弟) 十一难 曰:经言脉不满五十动而一止,一藏无气者,何藏也? 然。人吸者随阴入,呼者因阳出。今吸不能至肾,至肝而还。故知一藏无气者,肾气先尽也。 十二难 曰:经言五藏脉己绝于内,用针者反实其外。五藏脉已绝于外,用针者反实其内。内外之绝,何以别之? 然。五藏脉已绝于内者,肾肝气已绝于内也,而医反补其心肺。五藏脉已绝于外者,其心肺脉(气)已绝于外也,而医反补其肾肝。阳绝补阴,阴绝补阳,是谓实实虚虚,损不足益有余。如此死者,医杀之耳。(《灵枢》九针十二原篇:五藏之气,已绝于外) 十三难 曰:经言见其色而不得其脉,反得相胜之脉者,即死。得相生之脉者,病即自己。色之与脉,当参相应,为之奈何? 然。五藏有五色,皆见于面,亦当与寸口尺内相应。假令色青,其脉当弦而急;色赤,其脉浮大而散;色黄,其脉中缓而大;色白,其脉浮涩而短;色黑,其脉沉濡而滑。此所谓五色之与脉,当参相应也。脉数,尺之皮肤亦数;脉急,尺之皮肤亦急;脉缓,尺之皮肤亦缓;脉涩,尺之皮肤亦涩;脉滑,尺之皮肤亦滑。 五藏各有声色臭味,当与寸口尺内相应,其不相应者病也。假令色青,其脉浮涩而短,若大而缓为相胜;浮大而散,若小而滑为相生也。 经言:知一为下工,知二为中工,知三为上工。上工者十全九,中工者十全八,下工者十全六。此之谓也。(三谓色脉皮肤三者也) (7)

祝“2017年江阴国际经方论坛暨著名经方家曹颖甫先生遇难80周年纪念活动”成功举行

英国中医师学会 说明:今天是曹颖甫先生遇难80周年,在曹颖甫先生的故乡江苏江阴,举行了“2017年江阴国际经方会议暨曹颖甫遇难80周年纪念活动”,我们谨以此文深切悼念曹颖甫先生,并祝贺会议圆满成功。   江阴,是长江中下游地区的重要交通枢纽,也是当今中国最发达的县市之一。该地枕山负水,襟带三吴;物产丰富,人杰地灵;经济发达,文化繁荣;历代以来,英贤辈出,不胜枚数。春秋时期,江阴称延陵,是与孔子同时代的季子(季札)的封地,孔子曾再四赞之;战国时则曾是著名的战国四公子春申君的封地所在。明代正德年间宦官刘瑾专权,供职朝廷的江阴籍主事黄昭、御史贡安甫、史良佐皆不畏权势,当朝直谏,时人谓之“三忠”。魏忠贤专权时,江阴缪昌期、李应升等忠贞为国死谏,死于酷刑,被誉为“东林后七君子”。明末清初,江阴全城百姓在抗清三公的带领下,独守孤城八十一天(史称“江阴八十一日”)后,全城殉节,无一人投降。所以江阴,是中国历史上的英雄之城,江阴先贤们对于学问与道义的身体力行,勇于担当,不仅影响着历代江阴人民,亦且对于整个江南、对于中华民族文化与文明的传承与担当,功莫大焉。生于清末乱世的曹颖甫先生,也是这样一位江阴宿儒。   说曹先生是“宿儒”,因为他确实就出生在那个因为对汉人文化科技繁荣的忌讳而闭关锁国数百年,致使昔日繁荣昌盛、锦绣文明的中华大地最终呈现出一派“万马齐喑究可哀”的没落局面的清帝国时期。是生在那个因为军事政治文化科技保守落后,自1840年以来满清在一系列对外战争中一再战败,割让中国之大好河山,赔付国民之血汗银子,落得国也不国民不聊生之际的。   但是先生自幼接受传统文化的严格教育,幼习举子业,29岁以德才过人而“举孝廉”,后又入“南菁书院”,师从晚清经学大师黄以周。黄氏曾以治经之训诂考据方法研究医经,精通《伤寒》学。曹颖甫先生本自髫龄诵读《伤寒论》,13岁即以大承气汤救人获效,于仲景之学,识见信仰已初备焉;而得黄师之教益,更是勇猛精进,成为当时文人治医的代表人物之一。   先生既受最正统的传统文化之教育,亦终身坚守着中华民族“士”(君子)的操守。他对于经籍诗文,有着精深造诣,青年时期,其诗名即已响彻江南江北,撰著《汉乐府评注》、《梅花诗集》、《词集》、《气听斋诗集》等,在当时江浙沪文化学术界,有着很大的影响;但先生于离乱之世,虽才高八斗,绝不趋炎附势,不为斗米折腰。然孟河丁甘仁创办中医专门学校,欲延聘先生,犹意恐其不就;而先生曰“吾悯医道之失堕,贫病之苦厄耳”,欣然赴之,且于教职兢兢业业,此后还编著《伤寒发微》、《金匮发微》、《曹颖甫医案》等。如近代著名中医章次公、上海名医张伯萸、严苍山等,皆其门下弟子;而现代国医大师朱良春先生,则又出章次公先生门下也);其弟子姜佐景辑其验案百则(涉及太阳病、阳明病篇三十一方证,及太阳阳明传变及变证八种、《金匮要略》所述录之杂病七种)予以整理阐释,先生亲自加以述评,著成《经方实验录》一卷,意后续辑其二、三,然不意先生却横遭侵华日军之毒手而遇难,姜氏之工作,亦中道而废止,诚经方学界之大损失也。   《经方实验录》虽未竟其事,估计仅约略(常用)仲景经方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且临床极常用之柴胡剂、半夏剂等皆尚未涉及;然该书之入古出今,示人以经方医学理、事之不二,而深入浅出,明白晓畅,已然在民国以来的中医界经方界,发挥了极为重要的影响;很多初学者,藉此以入中医之门;因接受或使用经方获效,而建立起对中医临床的信心(我本人在初学针灸之后,就是因为本书的影响,而决意学习中医药学习经方的),不可谓不是为近现代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情况下,中医能够得以生存发展到今天发挥了重要作用。   曹颖甫先生,虽是一介书生,却是那个时代的中国人和中医人的良心和脊梁,他是江阴的骄傲,也是中国中医界和我们经方医学界永远飘拂的旗帜;今天,在曹颖甫先生的故乡,举行国际经方中医论坛并纪念曹颖甫先生遇难80周年,具有重大的意义。   黄煌教授多年来致力于中医经方医学的研究、临床应用和传播,对于中医界尤其是青年一代中医人传承经典、提高临床疗效,建立对中医的信心,复兴中医于当代,功莫大焉。感谢黄煌教授和江阴社会各界为此次大会所做的所有工作,我们应该学习曹颖甫先生的临床经验,传承他的经方学术;我们更应该继承曹颖甫先生的精神与风骨,为传承和弘扬中医经方医学与中华传统文化,为中医药和中医经方造福人类和子孙后代,做出我们这代人的贡献!   英国中医师学会成立十三年来,一直高举传统中医的大旗,用中华文明的历史自信,树立我们努力的方向,用中医文化的理论自信,建立中西医交流的平等平台,我们坚信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只要耕耘不息,就会有不断的进步。我们英国中医师学会全体同仁预祝会议圆满成功,祝福与会同道艺业精进,祝中医经方学繁荣昌盛,代代相传,更好地造福人类!   英国中医师学会全体同仁贺   (31)

《难经》札记

周继成 一难 曰:十二经皆有动脉,独取寸口,以决五藏六府死生吉凶之法,何谓也? 然。寸口者,脉之大会,手太阴之脉动也。人一呼脉行三寸,一吸脉行三寸,呼吸定息,脉行六寸。人一日一夜,凡一万三千五百息,脉行五十度,周于身。漏水下百刻,荣卫行阳二十五度,行阴亦二十五度,为一周也,故五十度,复会于手太阴。寸口者,五藏六府之所终始,故法取于寸口也。 这里没法子严格究讲,13500次呼吸,肯定是错误的,少了一半。   二难 曰:脉有尺寸,何谓也? 然。尺寸者,脉之大要会也(切要聚会之处)。从关至尺,是尺内,阴之所治也。从关至鱼际,是寸内,阳之所治也。故分寸为尺,分尺为寸。故阴得尺内一寸,阳得寸内九分,尺寸终始一寸九分,故曰尺寸也。 《难经本义》:人手部十分动脉为寸口,十寸为尺,规矩事也。古者寸尺只寻常仞诸度量,皆以人之体为法…关者,掌后高骨之分,寸后尺前,两境之间,阴阳之界限也。从关至尺泽,谓之尺,尺之内,阴所治也;从关至鱼际,是寸口,寸口之内,阳所治也。 (九分为阳,一寸等于十分为阴,奇偶分阴阳) 这里想说一下教科书中关于正常脉象的描述:胃神根。 有胃:有胃气的脉象,古人说法很多,总的来说,正常脉象不浮不沉,不快不慢,从容和缓,节律一致便是有胃气。即使是病脉,无论浮沉迟数,但有徐和之象者,便是有胃气。 有神:有神的脉象形态,即脉来柔和。. 有根:三部脉沉取有力,或尺脉沉取有力,就是有根的脉象形态。 符合这三个条件的人,临床上几乎见不到,或者很难见到。查资料看到此说来源于《医学心悟》,这是我在临床上痛苦煎熬的难过的坎。 后来,再看《难经》关于寸口脉象的正常脉象描述,忽然明白《难经》有道理,因为桡骨茎突以及血管走向的关系,决定了寸关尺三部的不同表现。当初视《难经》粗鄙不堪,如今才觉得自己的浅陋无知。定见成见是非常可怕的,教科书,《濒湖脉诀》等脉学书籍误我多年。 三难 曰:脉有太过,有不及,有阴阳相乘,有覆有溢,有关有格,何谓也。 然,关之前者,阳之动也,脉当见九分而浮。过者,法曰太过。减者,法曰不及。遂上鱼为溢,为外关内格(阳气外于关,阴气格于内),此阴乘之脉也。关以后者,阴之动也,脉当见一寸而沉。过者,法曰太过。减者,法曰不及。遂入尺为覆,为内关外格(阴内于关,阳格于外),此阳乘之脉也。故曰覆溢,是其真藏之脉,人不病而死也。   四难 曰:脉有阴阳之法,何谓也? 然。呼出心与肺,吸入肾与肝,呼吸之间,脾受谷味也(脾也),其脉在中。浮者阳也,沉者阴也,故曰阴阳也。 心肺俱浮,何以别之? 然浮而大散者,心也。浮而短涩者,肺也。(心为阳中之阳,故浮而大散;肺为阳中之阴,故其脉浮而短涩) 肾肝俱沉,何以别之?(肝为阴中之阳,其脉牢而长;按之濡,举指来实,外柔内刚,水之象也。) 然。牢而长者,肝也。按之濡,举指来实者,肾也。脾者中州,故其脉在中,是阴阳之法也。 脉有一阴一阳,一阴二阳,一阴三阳;有一阳一阴,一阳二阴,一阳三阴。如此之言,寸口有六脉俱动耶? 然。此言者,非有六脉俱动也,谓浮沉长短滑涩也。浮者阳也,滑者阳也,长者阳也;沉者阴也,短者阴也,涩者阴也。所谓一阴一阳者,谓脉来沉而滑也;一阴二阳者,谓脉来沉滑而长也;一阴三阳者,谓脉来浮滑而长,时一沉也;所言一阳一阴者,谓脉来浮而涩也;一阳二阴者,谓脉来长而沉涩也;一阳三阴者,谓脉来沉涩而短,时一浮也。各以其经所在,名病逆顺也。 (浮者轻手得之,长者通度本位,滑者往来流利,皆阳脉也。沉者重手得之,短者不及本位,涩者往来凝涩,皆阴脉也。) (由天地上下的阴阳观念,得出浮沉,而后导出五行脉象,对应五脏,从而为以后的诊断辩证打下基础) 五难 曰:脉有轻重,何谓也? 然。初持脉如三菽(shū豆的总称)之重,与皮毛相得者,肺部也。如六菽之重,与血脉相得者,心部也。如九菽之重,与肌肉相得者,脾部也。如十二菽之重,与筋平者,肝部也。按之至骨,举指来疾者,肾也。故曰轻重也。   六难 曰:脉有阴盛阳虚,阳盛阴虚,何谓也? 然。浮之损小(减小),沉之实大,故曰阴盛阳虚。沉之损小,浮之实大,故曰阳盛阴虚。是阴阳虚实之意也。(权衡阴阳分量)  … Continue Reading →

纪念著名中医经方家曹颖甫先生

袁炳胜 (Doncaster) 古往今来,各国家民族,皆有其英雄圣贤,为千秋万代之所纪念,引领来者以道路也。而唯我中华民族,有文字记录之历史,历五千许年,文明智慧、道、义、精神,衍传不绝;千古以往,其各地各方,各行各业,前代英雄圣贤之示范感召,后世菁秀之薪火相传,是我们民族生存之血脉魂魄。 盖今古以来,一时一世,一方一地,各行各业,有名、利、权、势者众,真有学问见识者寡。有学问者众,而真有见识、临事不惑、能为生民、为一方民众、为业界之权益及将来肯担当者少;而义之所至,能够舍生忘死者尤寡也。 曹公颖甫,清末之饱学鸿儒也,既以文章鸣于世,复好医药,精于经方之学;既起沉疴于闾里,又得当世名医丁甘仁等所推重,近世名医章次公等即出其门下。著《伤寒发微》《金匮发微》,饮誉杏林;半部《经方实验录》,更是修习经方者之必读之书。 余自青少年时代,偶然于旧书肆购得其半部《经方实验录》。初读之时,即为之震撼;继而因严重之感冒,有头痛口苦,发热恶寒时有往来,咽干痛,目畏光(余思此即是为“目眩”也,遂煮服小柴胡汤。不料服药少顷,微汗出而愈。经方之效应如此,令我耳目为之一新。自此而于经方,颇多留意焉;而后每遇临床难治之病,则或针、药同施,或专意以经方中医药治之,而多所痊愈。是曹先生者,实我学习经方中医所远肇之启蒙师也。 其后乃着意寻求颖甫师之首辑《经方实验录》之续篇,久而方知,因先生为日寇所害,《经方实验录》之续篇,未能完成,则不唯遗憾,亦兼愤怒伤痛也。 既而读蒋维乔先生为其所作之《传》,而知先生殉难之情节。感先生之风骨气节气,有古风之君子者也。 回首今日之时风,深怀先生,礼敬先生同恒古之贤圣者也。敬希我中医同道,继其道业,传承其精神者也 (18)

曹颖甫先生传

民国 蒋维乔 我苏之江阴,昔有南菁讲舍,大江南北高材之士,多肄业其中。或深通经术,或擅长词章。其为人,或笃厚淳谨,或风流放诞。乙未年(1895),余与颖甫先后入南菁,而余以狂名,颖甫以戆名,人皆呼为“曹戆”,颖甫曰:“善”,亦辄自称“曹戆”焉。余之初遇颖甫也,彼此眼高于顶,觌面不语,既而在宜兴储南强斋舍中不期而相值。南强温文倜傥,同学中皆乐就之,与余尤称莫逆。南强指之曰: “此曹颖甫,诗文大家也。”余曰:“即曹戆耶?” 颖甫辄应曰:“是也。”余斯时因养病习七弦琴,略知数引,颖甫闻琴,大喜,每日至余处静听之。尝云:“曹戆向不肯下人,今于君乃心折矣。” 颖甫于研求经训之外,肆力于诗文。其为文,初学桐城,更上溯震川、庐陵以达晋魏。其诗尤超绝有奇气,不为古人所囿,别树一帜。壬寅(1902)登贤书。科举废,即绝意进取,征选知县不应。常籍诗文以抒胸臆,而其傲岸之气,又旁溢为画梅。画拟冬心,而老干挺立,折枝洒落,含遒劲于秀逸,毕生风骨,盖寓于是焉。颖甫之画梅,必系以诗,诗主而梅客,虽以二者并传,君意则以诗名梅也。 辛亥革命(1911)时,颖甫以巾裹发,不肯去辫,乡人有谋用利剪剪之,则乘夜遁至沪上,久之方归。袁世凯称帝时,各县士绅列名劝进,某太史受袁氏金,为江阴县代表。颖甫于某,论亲则姻叔,论谊则业师,闻之,突诣某所,诘之曰:“叔竟受袁氏之贿,而作此无耻之事耶?我江阴人之颜面,为汝剥尽矣!”某大惊,急曰:“无此事,无此事”。 1927年以后,余息影沪渎,则颖甫已悬壶市南,而托迹于韩康矣。盖颖甫之治学也,不深造则不休,中年肆力于医,乡人亦莫知之。及其应世,凡他医所谓不治之症,颖甫辄着手愈之。且于富者有时不肯医,于贫者则不取酬,且资其药。其义侠之行类如此。 孟河丁氏,世业医,创医校于海上,延颖甫主讲座,虑其高傲不可屈也,颖甫乃夷然就之。其授课也,携水烟筒,纸媒一把,且吸且讲。以《伤寒》、《金匮》深文奥义,抉择隐微,启迪后进,学者亲炙其绪余,咸心悦诚服,而忘其举动之离奇矣。 颖甫年七十,曾开筵祝寿,与余过从之密,如在南菁时。“八·一三”变作,即返里,久无音耗,数月以后,其婿来沪,则言颖甫已骂贼死矣! 先是,江阴城破,有敌酋入其室,颖甫尚与之笔谈,未有他变。及敌兵蜂拥而至,辱及妇女,颖甫则肆口大骂不止,敌举枪毙之,且刳其腹。呜呼!烈矣!余欲为文传之,以未悉其事状,久而未就,今始得其崖略,故著于斯篇。 颖甫姓曹,讳家达,一字尹浮,号鹏南,晚署拙巢,江阴人。著有古文、骈文、《气听斋诗集词集》、《梅花集》、《伤寒发微》、《金匮发微》,后三种已梓行。 1943年陶社搜辑曹颖甫遗文,仅得骈文七篇,收入《陶社丛编甲稿》,题名为《气听斋骈文零拾》。 (5)

会费缴纳信息变更通知

尊敬的各位会员, 您好! 英国中医师学会新一年的的会费仍为130磅,可以通过采用寄支票或网上银行转账的方式。 1.支票抬头为“FTCMP”,邮寄到: Dr. Xuejing Zhao, 因组织部赵理事地址有所变更,希望大家注意修改邮寄地址。 Dr.Xuejing Zhao Herbs & Acupuncture Unit 2 Ealing Broadway Shopping Centre,Ealing London W5 5JY 2.网上转账(转账后请告诉我们reference便于财务部核查): 学会账号:Bank: HSBC Sort code: 40-47-17 A/N: 02598728 同时请注明您的名字,证书序列号以及您希望的回邮地址。这样既方便证书负责人的核查,也能提高证书的制作与邮寄效率。 有任何疑问请联系组织部赵雪静理事:07557 769119 学会邮箱: ftcmpuk@gmail.com 谢谢! FTCMP (29)

美国卫生界高官呼吁全力以赴应对阿片危机,首推针灸止痛

#美国卫生界高官呼吁全力以赴应对阿片危机,首推针灸止痛# 【纽约中医论坛首发】ATCMS 据今日美国2017年10月5日报道,在美国国会举行的阿片药危机听证会上,国家健康研究院(NIH)主任,人类基因组计划领军人 Francis Collins医学博士,提出要全力以赴(All hands on deck)应对阿片药危机 ,重视如针灸等治疗疼痛的有效替代疗法,防止病人产生药物成瘾。美国疾病防治中心(CDC)主任说,近年来阿片类药物危机愈演愈烈,呈不断增长趋势。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主任也同时作证,表示要积极推动采用医疗器具(device)方法治疗疼痛,减少成瘾药物的使用,限制医生开不必要的阿片类药处方。 美国卫生界高官员集体在国会发出强烈声音,要用一切有效非药物疗法应对阿片药危机,针灸被列为首推,意义非凡。这个信息再次表明美国医疗界从上至下已经达成共识,非药物疗法是解决阿片类药物危机的最佳方法,而针灸是其中最有效疗法。现在的问题是,针灸界如何应对这个挑战,如何提高自身素质融入主流医疗,不负众望的为民除痛,在激烈竞争的医疗市场中脱颖而出。 (李永明) 下面是报道原文: Health officials call for “all hands on deck” for opioid crisis USA Today (10/5, Collins) reports Francis Collins, MD, the director of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said… Continue Reading →

牛津大学之行

2017.09.10,FCTCMP理事会在英顾问及理事一行十余人,在牛津大学Sherrington Building,进行了内容丰富的参观学习交流。代表着当今英国中药研究最高水准的牛津大学生理学系中草药研究所首席科学家马玉玲博士详细介绍了她在牛津大学创立中药复方研究的过程,思路以及目前所取得的成就。 会议开始,FTCMP主席马伯英作了激情洋溢的讲话,回顾了中医药在英国起伏跌宕的发展历程,指出,马博士开辟的道路意义重大,是中医药在英国发展的里程碑。陈赞育会长向马博士赠送他手书的“物华天宝”画框。 一天的参观交流,我会顾问及理事在充满友爱和期许的气氛中交流观点,分享经验,收获满满,对英国中医以及学会的未来充满信心。          (59)

第二届“仁医之路”英国中医药文化交流活动在牛津和伦敦顺利召开

2017-08-17 适宜技术专委会 为落实《中医药法》和“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促进中英民间交流,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由中国中药协会中医药适宜技术专业委员会(后称“专委会”)、英国牛津大学中草药研究中心、英国中医师协会联合举办的“第二届‘仁医之路’英国中医药文化交流活动”在英国牛津和伦敦顺利召开。 本次文化交流活动包含三个重要内容: 1、牛津大学中医药文化学术研讨会;2、牛津大学留学生中医药文化交流会;3、首届中英中医药国际论坛。 第二届牛津中医药学术研讨会在牛津大学召开 8月1日,由专委会、英国牛津大学中草药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第二届牛津中医药学术研讨会”在牛津大学召开。 出席本次大会的领导有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原陕西中医药大学校长周永学教授、英国牛津大学生理学系中药研究室负责人马玉玲教授,专委会副主任委员、重庆市中医院书记、副院长王守富教授,前英国卫生部高级公务员、牛津大学医学研究伦理委员会主席Lorna Carter女士,专委会办公室朱勇主任、陕西摩美得制药绿疗事业部王博总经理、专委会委员马秀锦、代卫红老师。 本次会议由马玉玲教授主持。王守富书记代表专委会讲话,介绍了本次活动的目的和随团成员情况;马玉玲教授代表牛津大学中草药研究中心,介绍了牛津大学和研究中心的发展历史以及其中心关于中成药心速宁胶囊复方研究的情况;周永学教授介绍了专委会的主要工作和中医基础理论,马秀锦、代卫红委员分别介绍了中药和中医贴敷的基本情况。 会议的最后,牛津大学医学研究伦理委员会Lorna Carter主席对本次活动给以高度评价,也就医学伦理问题进行讲解。她表示,医学研究,需要重视伦理问题;应该加强各种医学之间交流,不忽视各自的民族医学。专委会周永学教授代表专委会将具有中方特色的“一带一路”画卷赠送给英方女士,以表示感谢其对中医药的关注。 参加本次活动的人员还有牛津大学中草药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和专委会一行30余名基层医生。 会后,英国友人Lorna Carter还发来感谢信,对受邀参与本次活动表示感谢并对本次活动意义给以高度肯定。 第二届牛津大学留学生中医药文化交流会 8月2日,由专委会、英国中国留学生联合会共同举办的“第二届牛津留学生中医药文化研讨会”在牛津大学召开。 会上,牛津大学学联张雪健副主席代表学联讲话,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周永学教授、王守富书记就中医药的发展情况、发展适宜技术的意义、留学生职业规划等问题与留学生代表做了深入交流,专委会委员马秀锦、代卫红,基层优秀医生李文学、苗旺等为留学生们展示了针灸、贴敷、推拿等中医适宜技术。 会上,专委会专家代表还与留学生就中医治未病、针灸穴位准确与疗效的关系等话题进行了交流。 首届中英中医药国际论坛在伦敦大学隆重召开 8月6日,由英国中医师协会、英国中华传统文化研究院、专委会联合举办的“首届中英中医药国际论坛”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隆重召开。 出席本次大会的领导有: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英国大使馆一等秘书麻名更先生、英国中华传统文化研究院单桂秋林院长、英国中医师学会马伯英主席、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周永学教授、英国中医师学会陈赞育会长、袁炳胜常务副会长、英国中医药学会王天俊理事、专委会马秀锦、代卫红委员等出席了开幕式。 本次论坛内容丰富,角度多样,精彩纷呈,是一场高水平的中医学术研讨论坛。我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原陕西中医药大学校长周永学教授讲授了《合方治疗复杂病症》,英国中医师学会主席、著名中医中西医结合专家、医学史专家马伯英教授讲了《中医人的六个自信》,专委会马秀锦委员介绍了《儿科常用中药临床经验》,著名中医学家朱步先先生作了题为《读书偶拾》的中医学习心得,专委会代卫红委员讲解了《穴位贴敷疗法在临床常各科疾病中的实践运用》,英国中医师协会陈赞育会长分享了《学习<金匮要略>奔豚汤病的体会》,学术部殷鸿春理事讲述了《长桑君脉法及现代舌脉》,袁炳胜常务副会长分享了《<伤寒论>笺解–太阳病概论》、曹兴灵理事的《中医治疗不孕症案例报道》、袁其伦博士的《中医更科学,中医更伟大》都让论坛现场掌声不断。 会后,周永学副主任委员代表专委会赠送了 “海陆丝绸之路”画轴等纪念品,旨在加强双边联系,以中医文化推动中英文化交流。 中英专家学者们对本次论坛给以高度评价,纷纷感叹,难得有此机会一起探讨中医药的发展。主办单位相约明年再聚首,共谋中医中药发展,共促中英文化交流。 阅读 230 10投诉 (33)

© 2018 Federa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Practitioners —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